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返回頂部

《任意依戀》分集劇情介紹(1-20集)


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 2016-06-20

 

\


任意依戀DVD高清完整版

導演: 樸鉉錫

編劇: 李慶熙

主演: 金宇彬 / 裴秀智 / 林周煥 / 林珠恩 / 劉五性 / 陳慶 / 崔武成

類型: 愛情

官方網站: www.kbs.co.kr/drama/hamburo

制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 2016-07-06(韓國)

集數: 20


《任意依戀》(함부로 애틋하게)是韓國KBS電視臺於2016年7月6日首播的水木劇,由李慶熙編劇,樸鉉錫、車英勛執導,金宇彬、裴秀智、林周煥、林珠銀主演。

該劇講述了年少時結下惡緣黯然分離的男女主人公,長大後以目中無人的頂級韓流明星和卑微勢利的紀錄片編導身份再度相遇,從而展開的愛情故事。


任意依戀劇情簡介

充滿正義感的紀錄片編導魯乙(裴秀智飾),在一次揭露財閥腐敗的事件中,被對方告上法庭,並名譽掃地成卑鄙勢利小人。陷入人生絕境時,結下惡緣的初戀、如今的頂級韓流明星申晙暎(金宇彬飾)重新出現在她的生活中。上一代人的糾葛、年少時的誤會、如今看似如水火的對立關系,申晙暎和魯乙跨越重重阻礙,在與惡勢力鬥爭的同時,譜出一段純美的戀情。

 

任意依戀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巨星申晙暎身患重病

  電視劇《永遠的愛》的拍攝現場,教堂裏,申晙暎扮演的男主和女主正在教堂舉行婚禮,一群黑社會的人趕到,以男主搶了老大的女人為由,對他進行暴打,一槍打在身上,本應按照劇本倒地離世的申晙暎卻突然大吼起來,他徑直走到導演面前,告訴導演自己改變主意了,自己不想這樣死去,要導演通知作家改劇本。隨後,申晙暎揚長而去,只留下了錯愕的眾人和被氣得抓狂的導演。所有人都以為申晙暎這樣做是因為他是一個目中無人的頂級明星,可眾人不知道的是,申晙暎得了一種即使是發達的現代醫學也無法醫治的疾病,他可能只有一年的時間了。所以,他很抗拒去出演以死亡為自己結局電視劇,可是,在經紀人、導演的壓力下,他還是如約拍完了電視劇。狂風暴雨的夜晚,電視臺的編導魯乙身穿雨衣,潛伏在草叢中,為了拍攝D.L.物產的廢水非法排放,可是她不幸被排放廢水的工作人員發現,工作人員把她帶回到公司並關押了起來。D.L.物產的常務梁浚鎬趕到公司和魯乙面談,以巨額錢財為條件要魯乙放棄報道,魯乙嚴厲呵斥了他,她告訴梁浚鎬,自己要的是正義和原則能被遵守的世界。可是最終,魯乙還是接受了這筆錢,因為她有巨額的高利貸需要償還,還有正在上大學的弟弟需要她撫養。可是,這筆錢,卻讓魯乙失去了電視臺的工作,成為同事眼中沒有原則和底線的記者。獨自在家,經常吃拉面的申晙暎意識到已經得病的自己不能在吃這些了,便來到了一家飯店,想要喝辣牛肉湯,可是店主堅持不會賣給他辣牛肉湯,這家店也不會提供給他任何食物,申晙暎無奈地離去了。其實,這家店的店主是申晙暎的母親,母親一直不肯想把申晙暎培養成檢察官、法官,但沒想到他進入了演藝圈,成為自己最看不起的戲子。申晙暎告訴經紀人,自己不想參加之前已經談好的紀錄片拍攝,他的固執讓經紀人很無奈,經紀人等人在飯店裏一邊吃飯一邊抱怨,被公司辭退的魯乙也在這裏買醉,她聽到了經紀人等人的談話,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隨後,她追上經紀人,告訴他自己可以試著說服申晙暎出演紀錄片。大雪天,魯乙來到了申晙暎家,無奈吃了閉門羹,但魯乙堅持不懈地等在門口,雪越下越大,但魯乙還是蹲在門口苦等,從白天等到了晚上,弟弟的一個電話然她不得不離去,但她還是在申晙暎的門口堆了一個鬥誌昂揚的小雪人。第二天,申晙暎一出門,魯乙就攔住了車,坐在了車上。申晙暎無奈,一路飆車帶著魯乙來到了郊外,車一停魯乙就急忙下車了,申晙暎給了她一張支票後就離開了,雪越下越大,申晙暎於心不忍,便返回原地想要接魯乙回去。待申晙暎趕到後,魯乙已經離開了,他原路返回,接到了律師的電話,望著魯乙的背影,他突然意識到,魯乙就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同學,他拉著魯乙,大聲地問她還記不記得自己,他沒有想到的是,魯乙一直都記得他和那些回憶。


第2集 兩人回憶起年少往事

  漫天大雪裏,魯乙和申晙暎靜靜地望著彼此,時間仿佛回到了過去。那是2006年,還在念高中的魯乙是一個善良堅強、樂於助人的女生。盡管媽媽早逝,家裏因為媽媽的病欠下了巨額的高利貸,父親靠擺攤養活弟弟和她,但是魯乙還是開朗活潑,盡自己所能地去幫助朋友。與魯乙同在一個高中的申晙暎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因為長相帥氣被眾多女生追捧。一次小風波,讓晙暎險些面臨被學校辭退的危險。學校裏的幾個男生仗著家裏有錢有勢,欺負學校的女生,晙暎看不過去,出手教訓了這幾個男生,但是女生因為懼怕幾位男生家裏的勢力,便對學校謊稱自己和這幾位男生只是正常說話,是申晙暎先出手挑釁的。晙暎的媽媽對於隱瞞實情的女生十分生氣,卻又無可奈何,獨自把孩子拉扯大的晙暎母親一心想把晙暎培養成檢察官,她深知自己的孩子不能被學校勒令退學,於是便向校長下跪,為晙暎換取了一次機會。晙暎得知實情後很生氣,他在放學路上找到了那幾位男生,動手打了他們。隨後,他被帶到警局,叔叔趕來帶走了他,並帶著他到小飯館吃飯。電視裏,是時任首爾地檢部長檢察官的崔賢俊的發言,叔叔試探地問他,如果他就是你的父親,你會怎麽辦,叔叔的言辭讓晙暎察覺到了異常,在晙暎的追問下,叔叔把實情告訴了他:這位崔賢俊檢察官就是他的親生父親,當年,在大學攻讀法律系的崔賢俊隱瞞身份在酒吧打工,與同樣在酒吧打工的晙暎媽媽相識相愛,有一天,崔賢俊的哥哥找到了晙暎的媽媽,直言不諱地告訴晙暎媽媽她和自己的弟弟配不上,晙暎媽媽為了崔賢俊的前途,隱瞞了自己已經懷孕的事情,離開了崔俊賢,她含辛茹苦把晙暎帶大也,一心想讓他成為檢察官,也是為了可以證明給崔賢俊看,自己把孩子培養成了和他一樣優秀的人。得知實情的晙暎此時才知道母親的艱辛,他洗心革面,發奮讀書,對於星探的邀約和女生的情書,也一概不理。魯乙找到了晙暎,因為晙暎甩了自己的好朋友娜麗,娜麗尋死覓活,茶飯不思,但是一心學習的晙暎不想理睬此事,魯乙只得獨自去醫院安慰娜麗,其實,魯乙也很喜歡晙暎,只不過她隱藏了這個秘密。從醫院回家的魯乙在路上給爸爸打電話,向父親撒嬌要喝酒,其實她爸爸就在離她一百米遠的地方,魯乙就要奔向爸爸,一輛紅色的跑車毫無征兆地把魯乙的爸爸撞到在地,魯乙親眼看到,車上下來了一位女生,隨後駕車逃逸。撞到魯乙父親的女生,是國會議員尹議員的女兒,尹議員打電話給崔賢俊,要他處理此事。所以,此案的罪犯變成了一位大叔,魯乙告訴警察,這根本不是肇事人,警察告訴魯乙,是因為崔賢俊的幹預,事態發生了變化。崔賢俊從地鐵口出來,遇到的是一場瓢潑大雨,晙暎幫他撐了傘,送他走到了檢查廳,崔賢俊要晙暎在樓下等自己,他來到辦公室,遇到的是前來幫父親討回公道的魯乙,他對魯乙的申訴置之不理,只因為,肇事人的父親位高權重。傷心的魯乙走到大廳,看到了還在看書的晙暎,晙暎因為受到了父親的鼓勵很開心,魯乙走上前去諷刺了他,兩人發生了爭執。為了捉弄魯乙,晙暎捧著娃娃等在學校門口,告訴同學們自己已經和魯乙在一起一百天了,娜麗剛好聽到,魯乙百口莫辯,成了大家眼中搶自己閨蜜男朋友的壞女生。魯乙的爸爸離世了,盡管魯乙悲痛欲絕,還是帶著年幼的弟弟離開了,因為高利貸了對她緊追不舍。晙暎得知此事,十分愧疚,他這時才知道,自己在魯乙那麽艱難地時候還捉弄傷害她。雪地裏,對望的兩人,晙暎大聲地追問魯乙知道自己是誰嗎,魯乙回答知道,但知道又能怎樣呢。虛弱的魯乙轉身離去,未走幾步,就暈倒在地,晙暎不顧一切地奔向她。


第3集 魯乙曾假扮晙暎女朋友

  申晙暎把魯乙送到了醫院,卻不知道該怎麽面對她,他把經紀人國榮叫來,讓國榮待魯乙醒後把她送回家。魯乙醒後,不顧虛弱的身體,就掙紮著要回去,國榮把一個裝了錢的信封交給魯乙。國榮萬萬沒有想到,魯乙不僅收下了還當眾數了錢,查到只有九十五萬時魯乙直接表示應該是一百萬,是國榮從中拿走了錢,國榮無奈歸還,本來國榮十分討厭魯乙,可是當他把魯乙送回家,親眼看到魯乙被放高利貸的人逼迫的時候,他理解了魯乙的苦楚。晙暎滿腦子都是魯乙,國榮接他的路上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講魯乙的事情,還說看見魯乙向漢江大橋走去,晙暎心煩,把國榮趕下了車,可是卻不由自由地驅車前往漢江大橋,看著橋邊的人,直到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拍了魯乙的肩膀。這樣的場景,在兩人的記憶中不是第一次發生。那是2011年,此時的申晙暎,已經是法律專業的學生,他通過了第一次司法考試,一步步按著母親地期望向前走,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魯乙。當時的韓國,正在舉行議員大選,崔賢俊作為一號候選人,贏得了大部分國民的支持,而魯乙卻身穿著支持二號候選人的工作人員的衣服,偷偷摸摸地在崔賢俊的競選海報上亂塗,她指責崔賢俊是一個偽善、黑暗的人。申晙暎無意間看到了魯乙的所作所為,他恐嚇魯乙,說她的行為已經觸發了選舉法,以此為條件,要魯乙做他的女朋友。經過一番小波折,魯乙答假裝他的女朋友,替他處理那些煩人的女生。晙暎從娜麗口中,得知魯乙根本沒有上大學,一直在為生活奔波,忙著掙錢供養還在讀小學的弟弟。晙暎聽後,心裏十分難過。其實,魯乙除了忙著掙錢養家,還在忙著揭露一號候選人崔賢俊的真實面目,畢竟,自己當時親眼看到了撞傷爸爸的人是一位女士,可是崔賢俊憑借著只手遮天的權勢,把罪名推給了一位無辜的大叔,魯乙一直在為父親討要真相,她還在代駕時拍下了崔賢俊和夜總會老鴇私會的場景。崔賢俊在申晙暎媽媽的店裏宴請他的眾位支持者,晙暎的媽媽看到崔賢俊和身邊的夫人後,躲在房間裏不想與他碰面,畢竟那是自己一直深愛著,為了愛而離開他的人。晙暎看到母親肚子疼的發抖,便強烈要求帶著母親去醫院。在經過店裏的時候,崔賢俊認出了晙暎是當初幫助過他的年輕人,便與他寒暄了幾句,期間,晙暎的媽媽一直低著頭。知道走到店外,晙暎告訴媽媽,自己已經見過崔賢俊了,自己會好好讀書,讓媽媽可以在有生之年驕傲地告訴崔賢俊,她把兒子培養成了和他一樣優秀的人。晙暎媽媽聽到這些,知道兒子什麽都知道了,她再也壓抑不住情緒,嚎啕大哭。魯乙打電話給崔賢俊,提醒他幾年前自己父親的車禍一案,崔賢俊佯裝不知。但是魯乙的一番話被前來找她的晙暎聽到了,晙暎猶如遭遇晴天霹靂。魯乙要把自己拍到的關於崔賢俊和夜總會老鴇私會的視頻交出去,晙暎不想魯乙把父親弄得身敗名裂,便戴著頭盔騎著摩托,搶過了魯乙裝著證據的包,卻沒想到魯乙在瘋狂地追逐過程中被突如其來的車撞倒在地。


第4集 申晙暎答應錄制紀錄片

  當申晙暎在漢江大橋上看到魯乙的時候,他十分害怕,當年魯乙因為車禍昏迷不醒,自己在手術室外等她,直到醫生宣布魯乙不會有生命危險了自己才放下心來。看到魯乙靠著墻的扶欄向前傾著身子,申晙暎不顧一切地沖向她,把她從橋欄上提了下來。其實魯乙只是恰巧看到了兩位藝人在約會,她想拍攝下來所以才有了那種動作,可是申晙暎以為她要自殺,不等她張口他就表示自己會答應她,拍攝紀錄片。第二天一早,被娜麗打扮過的魯乙來到了申晙暎家,娜麗堅持要魯乙在門口等自己,因為她要給魯乙換上新的耳環,魯乙向娜麗解釋了當晚的事情,這些話,申晙暎通過監控都看到了,他頓時很生氣,告訴魯乙自己不會再拍紀錄片了,因為魯乙騙了自己,兩人發生爭執,晙暎的狗撲向了魯乙,魯乙昏倒了。晙暎把魯乙抱到沙發上,他以為魯乙是在故技重施騙自己,但是沒想到魯乙渾身起了紅疹呼吸急促,晙暎急忙把自己的醫師姜博士叫到自己家,才知道魯乙是因為對狗毛過敏才這樣,隨後,從魯乙的口中,晙暎知道了魯乙之所以會對狗毛過敏是因為經歷了一次車禍,三次大的手術導致身體免疫力下降,晙暎聽後更加愧疚,便答應魯乙自己會拍攝紀錄片,他在房子外邊的陽臺上給狗蓋了新的房子,還仔細打掃了家裏的狗毛。一直在魯乙身邊,照顧她和弟弟的崔誌泰在魯乙和弟弟看來,是一個和他們一樣,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其實她們兩個不知道的是,崔誌泰的真實身份是崔賢俊的兒子,而且撞死魯乙爸爸的尹貞恩是與他有家族婚約的人。崔誌泰當年聽到了父親和尹議員的談話,因此知道是尹貞恩撞死了魯乙的爸爸,而自己的夫妻迫於尹議員的權威,不得不隱瞞實情,還找了一個替死鬼,事發的幾年內,魯乙一直在想方設法替父親討回公道,所以崔誌泰出於各種原因,也一直在關註魯乙。在魯乙遭受車禍當晚,他的車就在魯乙家門口,所以他目睹了申晙暎的行為和魯乙遭受車禍的經過。崔誌泰很好奇申晙暎的行為,便找了私人偵探去打聽,從而知道了申晙暎的真實身份,他也是自己父親的兒子,這麽多年,崔誌泰對這個秘密守口如瓶。崔誌泰回到了家,隨後,他出任了KJ集團企劃本部長,他要組長請回之前辭退的魯乙,可是魯乙要拍攝申晙暎的紀錄片,便拒絕了組長優厚的條件。申晙暎要拍攝的紀錄片,需要參與的明星說出自己的遺願,這樣可以使得當下的年輕人激起對生活的熱情,申晙暎聽到這個拍攝主題後轉身離開了,眾人都不知道,其實這是申晙暎真實面臨的生活境況,他患了不治之癥,時日不多了。申晙暎調整了情緒,對著攝像頭後的魯乙說,如果自己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自己的心願是和她交往。


第5集 魯乙向誌泰求婚遭拒絕

  申晙暎一臉認真的表情,告訴魯乙如果自己的人生只剩下三個月了,自己的心願是和她交往,還反復重申自己不是在開玩笑。魯乙聽後驚呆了,隨後,故作鎮定的魯乙索性和申晙暎開起了玩笑,表示能和韓國頂級明星在一起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見狀,阻止了拍攝。申晙暎所在的公司認為魯乙不能再繼續擔任申晙暎紀錄片的編導了,便辭退了她。再次失業的魯乙在姐姐的店裏喝酒買醉,誌泰來到店裏安慰她,長久以來,誌泰一直以賢宇的身份陪伴在魯乙身邊,照顧她和弟弟。魯乙並不知道誌泰的真實身份,她以為誌泰和自己一樣,是一個無依無靠、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魯乙借著酒意,向誌泰求婚,希望能做他的妻子,可是誌泰遲遲沒有回應,魯乙覺得很沒有面子,就離開了,手機落在了桌子上。飯店的姐姐問誌泰為什麽不答應魯乙,誌泰告訴姐姐自己配不上魯乙,姐姐覺得莫名其妙,只有誌泰自己知道,自己的父親曾經做過多麽對不起魯乙的事情。申晙暎要經紀人打電話給經紀公司,揚言如果魯乙不能作為自己紀錄片的編導,自己就會退出經紀公司。申晙暎很擔心魯乙,一邊開車到魯乙家一邊給她打電話,可是電話被誌泰接到了,晙暎誤以為誌泰是魯 乙的丈夫,怒氣沖沖地來到了魯乙家,直到從魯乙口中得知自己的猜想是錯誤的,晙暎才放心。申晙暎的演唱會就要舉辦了,他給自己的母親送去了門票,告訴她自己會給她預留最好的位置,但是一直在生晙暎氣的母親不僅拒絕了,還當著晙暎的面把門票撕碎了。崔誌泰的妹妹崔荷露是申晙暎的狂熱粉絲,她興奮地回到家中,要爸爸陪她一起參加申晙暎的演唱會,誌泰聽後非常生氣,他呵斥妹妹作為一個要第二次參加高考的學生,不好好學習,而是荒廢大把的時間追星。荷露從未見過哥哥如此生氣,一向被嬌慣的她對哥哥的行為很生氣,她不知道的是,哥哥是如此忌憚申晙暎這三個字,不僅因為申晙暎也是爸爸的兒子,還因為申晙暎和魯乙的關系。申晙暎演唱會當日,魯乙作為紀錄片的編導要全程跟拍晙暎。申晙暎中場休息的時 候,魯乙拿著攝像機去采訪他,但是晙暎不回答魯乙的任何問題,一直向魯乙追問那個男生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得到魯乙否定的回答後,晙暎開心地上場去演唱最後一首歌。晙暎唱最後一首歌的時候,大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些表白的話,隨後,手裏拿著玩偶的晙暎突然跳下舞臺,拉著魯乙上臺,魯乙看出晙暎手中的那個玩偶是年少時晙暎為了捉弄自己送給自己的那一個。演唱會剛結束,就有晙暎和魯乙的高中同學把當初晙暎拿著玩偶摟著魯乙的照片發在了網上,還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學在下邊跟帖,指責魯乙當初是搶了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晙暎的助理提醒晙暎,此時最危險的應該是魯乙。此時的魯乙,在洗手間被一群粉絲敵視,一出門就遇到了聞風而來的記者的追問,一直默默在演唱會現場觀察魯乙的誌泰突然現身,拉著魯乙離開,卻在大門口碰到了晙暎。越來越多的記者圍上來,晙暎絲毫不畏媒體的曝光,但是一直對魯乙隱瞞身份的誌泰卻怕自己的真實身份被曝光,他拉低了帽子,松開了拉著魯乙的手,申晙暎拉著魯乙的手,無所畏懼地向前走。


第6集 晙暎心酸與外界失聯

  晙暎帶著魯乙來到了海邊,因為誌泰的放手,魯乙很難過,她一言不發地來到路邊的便利店,買了好多瓶燒酒,面對大海,獨自一個人喝了起來。因為難言之隱放開魯乙手的誌泰也很難過,他和父親一起喝酒,面對酩酊大醉的父親,他默默地質問父親,因為父親的所作所為,自己不能接受所愛之人。已經習慣了誌泰照顧的魯乙早已對誌泰萌生了愛意,喝醉酒的魯乙用晙暎的手機打電話給誌泰,要誌泰再重新考慮一下,自己想和他交往。魯乙不知道,誌泰也有自己的難言之隱,他很清楚自己的父親對魯乙的傷害,所以遲遲不敢答應魯乙的請求。得不到誌泰回應的魯乙索性借著酒意狂吼了起來,晙暎搶過手機掛斷了電話,魯乙一直要晙暎把手機還給她,因為自己還有話要對誌泰說,晙暎十分生氣,一怒之下把手機扔進了海裏。喝醉的魯乙踉踉蹌蹌地向大海走去,要去撿手機。晙暎一把扛著魯乙,帶她去了一個老奶奶的家庭公寓。第二天一早,魯乙睜開雙眼,看著陌生的環境,什麽也想不起來,奶奶走進來,告訴她昨天她吐了一身,是那位跟他一起的帥氣男生幫她換的衣服,魯乙急忙跑出去,在門外申晙暎的車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機,可是卻看不到申晙暎。魯乙在便利店給手機沖了電,從報紙上她看到了鋪天蓋地的關於申晙暎的報道,回想起昨天是申晙暎帶著自己離開來到這裏的。魯乙回到了首爾,路上接到國榮的電話,得知申晙暎現在已經完全失聯了。崔賢俊在接待中國文化要員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位女子,他要工作人員先去場地,自己則追上去,口中叫著申英玉,那位女士轉過頭,告訴他自己是宋老鴇,五年前他經常光顧自己的店,現在自己在清潭洞重新開了一家店,歡迎他再來。一直以來,崔賢俊都把她當做了自己的初戀——申晙暎的媽媽申英玉。其實,崔賢俊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妻子一直知道申英玉的存在,她也很清楚,申晙暎是自己丈夫的兒子,所以她一直都在悄悄監視著申英玉。魯直很擔心自己的姐姐,便打電話給申晙暎的粉絲俱樂部部長——崔荷露,警告她不要傷害魯乙。崔荷露來到魯直打工的飯店,對著魯直詆毀魯乙,魯直一怒之下把崔荷露丟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酒醒的魯乙漸漸回憶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她還是不放心申晙暎,便再次來到了海邊,在房間裏看到了一幅畫,奶奶告訴她,那是旁邊的一個海島,離這裏並不遠,只要坐船就可以到。魯乙不顧一切地沖向發船的地方,卻已經錯過了最晚的一班船。魯乙便坐了一晚上,趕上第二天的第一班客船,來到了海島。她四處尋找,最後在一個小亭子裏找到了申晙暎,但是沒想到,申晙暎看到她態度十分冷淡,還要她立馬消失在自己面前。


第7集 申晙暎決定抓住魯乙不再放手

  坐在亭內椅子上的申晙暎一夜未睡,腦子裏一直在回想魯乙喝醉酒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那一晚,他望著為誌泰買醉陷入昏迷的魯乙,狠心做了決定。原本,申晙暎是想帶魯乙一起到附近的島嶼去散心的,可是現在,他知道魯乙滿心都是誌泰,便決定自己獨自前往了,因為他怕自己和魯乙再多呆一秒,自己就會控制不住想要把魯乙藏在那個島上,讓任何人都看不到。晙暎告訴熟睡的魯乙,如果自己再看見她,就會毫不猶豫地把她打包帶走。申晙暎遠遠看到了前來找尋他的魯乙的身影,便戴上了墨鏡,假裝睡覺。魯乙指責申晙暎讓眾人擔心,但是申晙暎一臉冷漠地看著魯乙,魯乙以為自己喝醉酒做了很多錯事才會惹得申晙暎有如此反應,便一直不停地道歉,保證自己再也不喝酒了,可是換來的只有申晙暎的一句話:立刻從我眼前消失。申晙暎和魯乙一起乘船離開了小島,申晙暎打開自己的車門,看到了在後座上睡著的國榮,魯乙也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可是晙暎執意要魯乙下車,魯乙不肯,申晙暎索性下去攔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魯乙只得叫醒了國榮,讓他開車追趕晙暎。晙暎看到自己家門口被成群的記者圍得水泄不通,便選擇從後門進去,波波樂開心地歡迎他回來,可就在此時,晙暎的頭又開始了劇烈的疼痛,晙暎只得回到房間休息。崔賢俊的夫人張女士一直知道申晙暎和他母親的存在,也清楚地知道晙暎的母親在自己丈夫的心目中有多麽重要的位置,她的傭人幫她打聽到了晙暎的消息:晙暎的腦子裏有腦幹膠質腫瘤,非常難治愈,做手術也有著極大的風險。魯直約誌泰見面,他不知道誌泰的身份,以為誌泰和姐姐一樣,生活在社會的底層,為生活疲於奔命,他告訴誌泰,自己很擔心姐姐,因為自己偷看過姐姐的日記,知道姐姐曾經暗戀過申晙暎,不過因為他當時是那麗的男朋友,所以選擇了放棄。魯乙告訴誌泰,自己認為,姐姐和誌泰哥哥是同一個圈子裏的人,兩人更適合在一起,誌泰聽到這番話,心裏五味雜陳。醒來的晙暎下樓看到了在廚房忙著做飯的魯乙,是國榮帶著她從後門進來的,盡管他看到魯乙十分意外,但還是裝作一副冷淡的樣子。申晙暎所在經紀公司的代表一直被記者電話采訪,不堪其擾的他對電話裏的記者說申晙暎正在和同公司的金宥娜交往。一直喜歡誌泰的尹貞恩看到了申晙暎演唱會時誌泰拉著魯乙的手的照片,她偷偷派人去調查魯乙的消息,但在誌泰面前她佯裝不知,誌泰從手下那裏,知道尹貞恩可能已經知道自己和魯乙的事情了,決定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意,他開誠布公地和尹貞恩談了關於魯乙的事情。尹 貞恩一直追問誌泰是不是喜歡魯乙,誌泰承認了。尹貞恩揚言自己會讓誌泰後悔這個瞬間。申晙暎家,魯乙一直在努力逗申晙暎開心,申晙暎數滿了十個數,他發現自己即使已經很努力地想要逃跑,想要離開魯乙了,可是自己還是做不到,於是,他決定了,不再放手。誌泰來到了申晙暎家,隔著大門,申晙暎告訴他自己不會放開魯乙的。此時,在房間洗碗的魯乙接到了娜麗的電話,娜麗把網上的傳聞告訴了了魯乙,魯乙也誤信了,以為申晙暎確實和金宥娜交往一年了,自己只是被申晙暎利用來轉移大眾視線的。魯乙要走,申晙暎一直在向魯乙解釋,一遍又一遍地告訴魯乙,自己愛她。


第8集 申晙暎試圖收買魯直

  魯乙望著申晙暎,大吼,魯直一直要姐姐遠離申晙暎,那樣可以避免受傷,可是自己沒有那樣做,所以到今天,得知晙暎和金宥娜在交往,自己的心又被戳了一刀。申晙暎吻了魯乙,告訴她自己愛她,魯乙望著申晙暎,失魂落魄地轉身離開了。等在門口角落的誌泰一直悄悄地跟在魯乙身後,他目睹了魯乙傷心難過的全過程。娜麗在看電視上關於宥娜的采訪,宥娜的話在引導大家,使得大眾以為晙暎就是為了保護她才向魯乙告白的,娜麗看到采訪十分生氣,她掀開了魯乙的被子,魯乙為了不讓大家擔心,強忍住心痛,謊稱自己早就知道了這些,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在配合申晙暎。申晙暎以魯直哥哥的名義,請魯直所在學校的全校師生吃漢堡,還特意來到教導主任的辦公室,叮囑他照顧魯直。隨後,魯直約申晙暎到天臺見,魯直向申晙暎索要銀行卡賬號,表示這些漢堡錢自己會還給他的,申晙暎告訴魯直,自己不可自拔地愛上了他的姐姐,自己也控制不了,要小直幫幫自己,因為魯乙只聽弟弟的話。可是從小生長在艱苦環境的魯直有著這個年紀的孩子沒有的冷靜,他並沒有接下晙暎的話,只是告訴他錢自己以後會還給他,就離開了。申晙暎等在魯乙的家門口,正在他糾結要不要進去的時候,他從後視鏡裏看到了誌泰的身影,他急忙下車,趕在誌泰之前摁下了魯乙家的門鈴,魯乙一看到是他就想關門,但奈何他的手已經抓住了門,兩人就這樣相互拉扯,直到誌泰出馬,魯乙才讓兩人進來了。誌泰要餵魯乙喝粥,可是晙暎趕在魯乙前喝下了那口粥,魯乙對幼稚的兩人十分無語,便拿著包出了門,留下兩人在家裏爭執。晙暎看到了誌泰手上戴的表,知道那是一塊非常昂貴的表的晙暎一針見血地指出誌泰目前的身份是在偽裝,清楚地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麽的誌泰告訴晙暎,他們兩個人都沒有資格愛魯乙。隨後,誌泰看到妹妹打來的無數個電話,匆匆趕到家後發現母親昏倒了。晙暎在一家小餐館找到了魯乙,看到店裏眾多的客戶,他隔著窗戶,用唇語告訴魯乙自己在外邊等她,魯乙為了躲避與晙暎見面,吃了一碗又一碗的飯,當她看到窗外沒有晙暎的身影,終於送了一口氣。可是下一秒,申晙暎就站在了她身邊,表示要帶她去醫院看積食,然後不由分說地拉她走了。在車上,魯乙告訴晙暎自己還會繼續追求大叔。晙暎沒有說話,帶著魯乙來到了母親的辣牛肉店,他帶著魯乙來到母親面前,鄭重其事地告訴母親這就是自己喜歡的人。魯乙竭力否認,告訴申晙暎的母親自己是申晙暎為了掩護戀情而利用的人,她告訴申晙暎的母親,自己很有自知之明,無論申晙暎做什麽自己都會選擇逃跑的。魯乙的這番話,讓申晙暎的母親英玉喜歡上了她,因為英玉認為她真實、不虛榮、有自知之明。外邊,國榮的父親正植叔和晙暎喝酒聊天,正植表示理解,晙暎的做法很像他的父親。誌泰的母親張女士其實並無大礙,醫生建議已經可以出院了,但是張女士執意不肯,她要醫生對崔賢俊誇大自己的病情,醫生照做了。晙暎來到後廚幫助母親,他告訴媽媽他覺得魯乙很像年輕時候的媽,但是自己不會放棄魯乙,不會讓魯乙像媽媽一樣逃走。回去的路上,晙暎如實向魯乙講述了自己和媽媽的故事,除了自己的父親是崔賢俊,他把自己的過去講給魯乙聽,是希望魯乙知道自己和她一樣,自己不是魯乙望塵莫及的人。

 

待續。。。。